这个双十一,电商还干不过超市了? -万博max体育官网app

2024-01-30

文:余源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(ID:chinanewsweekly)

又一年的双十一要来了。就在各大电商平台争抢“全网最低价”的同时,线上商超却来“偷家”。

永辉、盒马甚至老牌的步步高超市,近日纷纷宣布产品降价,比如永辉在店内开设折扣店,步步高则整体转型折扣店,而盒马主打“线上线下不同价”。

永辉北京鲁谷店。图/余源摄

从各家的宣传策略看,他们不仅仅是跟同行竞争,更要和线上电商平台争夺顾客,让线下找回烟火气。在被线上电商冲击多年后,线下实体零售这是要反攻了吗?01比线上要更便宜线下商超比线上电商更便宜,这在之前并不多见,而且眼下还是线上疯狂降价的双十一。近日,中国新闻周刊在永辉超市北京鲁谷店看到,不少货架上贴着“限量抢购”的标签,超大字体提醒消费者,这里的折扣力度更大,而且售完即止。

永辉店内打折的牛奶。图/余源摄

比如三元极致纯牛奶(250mlX12盒)线下价格为39.9元,而在天猫超市,这款产品的价格为52.9元,双十一百亿补贴后39.9元;5升装的金龙鱼花生浓香型食用植物调和油在这里仅售59.9元,也与天猫超市同价。而一款圣诞树主题的森宝儿童积木,永辉超市的价格为64.5元,而在电商平台,最便宜为79元,上百元的也不少。

据了解,这是永超超市的最新动作,即在门店中增设“正品折扣店”。永辉方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所谓“正品折扣店”,即每日从新品、网红商品及常规商品中选择一部分进入折扣商品池,再根据具体情况按照商品原价的七折、五折及三折进行销售。无独有偶,盒马也想要撕掉“贵”的标签。近日盒马宣布将打折的商品一口气扩展到5000多款,包含乳制品、洗护产品、冷冻水产等多个品类商品,平均降价20%。比如原价20.5元/200g的蒜蓉粉丝扇贝直接降到9.9元,原来39.9元的Knoppers牛奶榛子巧克力威化饼干只要29.9元。

盒马此次降价还有个特点——线上线下不同价。中国新闻周刊在走访盒马鲜生北京杨闸环岛店时看到,门店多个区域都贴出“线下专享价”的宣传海报,比如线下16.9元/300克的肥牛卷,在盒马App里卖19.9元;300ml雅漾喷雾门店售价49元,盒马App售价69元。而且部分产品不仅比自家App要便宜,比主流电商平台也要便宜。盒马爆款产品泰象苏打水(325mlX24)价格为49.8元,同款商品在进口水饮京东自营专区为56元,3.8元的东方树叶也比线上动辄四五块钱的价格便宜了10%以上。一度停摆的老牌超市步步高也紧随永辉盒马的步伐。近日,步步高宣布重启全国门店,以湖南大本营为起点,陆续重启了湖南、广西等地的33家门店,下月底将完成全国超市门店的重启。值得注意的是,步步高重启门店将推行低价折扣的零售策略。据报道,10月27日,步步高超市岳阳四店及长沙金星路店全面恢复正常营业。顾客在选择商品的时候,一种黄色的价签也吸引了不少人驻足。原来,这种黄色价签代表着促销价,例如一款燕麦片,零售价上显示33元,实际售价其实是27.8元,售价约下降了15.7%。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也表示,步步高已对整个供应链做了重大改造,与以往相比,重启后的商品种类更丰富,售价更便宜,平均售价相当于以前的85折。

超市降价促销并不鲜见,难得是能一直便宜下去,那么这次能持续多久呢?02折扣化转型过去,线下商超降价主要有两种原因,一是依赖超大量采购,把单价打下来,二是牺牲利润,用补贴换取流量。

但这两种模式在进入电商时代后都难以为继。论采购量大,谁能比得过京东?论资本雄厚,又有哪个企业敢与阿里叫板?

对此,盒马CEO侯毅在朋友圈对近日的降价做出解释:“线上有很高的配送成本,线下成本低,所以线下的价格比线上低才是合理的。”客观来说,线上成本着实不低,其中配送费用只是成本的一部分。过去几年,随着移动手机覆盖率趋于饱和,线上获客成本正在成倍增加。

根据光大证券研报,从2018年到2020年,阿里巴巴获客成本由278元增长到929元,拼多多由77元增长到203元。即便是有增长潜力的新明星APP,获客压力也居高不下,根据B站2021年Q4财报,该季度单个获客成本达391元,比去年同期的212元暴涨84%。

此外,对于盒马永辉这类同时有着到家业务的零售商,还要同时承担门店租金、水电、人工等费用,成本会更高。

线上成本高或许可以解释线上为什么贵,但并不能成为线下降价甚至比电商还要便宜的理由。

从永辉、盒马、步步高的降价策略中可以发现,三家不约而同都提到了“折扣店”或者“折扣化”的字眼。

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陈立平曾在CCFA举办的超市发展战略高峰论坛上表示,折扣店不是一种仅依靠低价格销售商品的零售业,而是超市发展中的创新业态。从行业公认的定义来看,折扣店是指持续性地向消费者提供低价格的商品。因此,折扣店的业态创新核心,就是如何打造低成本这样一种经营系统和体系。

事实上,折扣店大举扩张的背后,其实是对传统商超模式的颠覆。盒马方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对于传统商超卖场来说,卖货并不是其主要的赚钱方式,渠道费、进场费、堆头费、陈列费等才是最主要的利润来源。

换言之,传统商超的目标客户并不是普通消费者,而是广大的供应商。

而盒马则是换了一种模式。具体而言,就是从以前的KA模式向折扣模式转变。

在这种模式下,卖场不再依靠中间的批发商、代理商,而是直接找到生产商,通过减少中间环节来节省成本,如此一来价格也就有了下降的空间。盒马在江苏昆山投资的烘焙工厂“糖盒”,是国内首个实现“从一粒小麦到一只面包”的全链路生产的烘焙工厂,但仅仅是垂直供应链还不够。

为了把钱省下来,盒马将这家工厂建在距离码头不远的地方,原材料到港后可以就近配送,节省物流成本;同时这家工厂晚上开工,“因为晚上的电价更便宜”,这样既保证了产品的品质,还能让利给消费者。

永辉也是类似的做法。上半年,永辉超市自有品牌供应链共引入了60多家种植基地、源头供应商,共同推动自有品牌的创新研发,其中,形成战略合作供应商34家,订单种植、产线包销供应商13家。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420.27亿元,自有品牌销售额达19.5亿元。03供应链是核心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转战折扣店也是超市业态被倒逼的结果。

近年来,电子商务以其便捷、快速和价格优势,逐渐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习惯,使得线上购物成为了主流,实体商超原有的消费者被“堵”了在家中。

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国内十一家实体零售上市企业中,实现收入增长的仅有3家,而利润减少的企业则有3家,其中步步高和人人乐更是陷入亏损:步步高上半年亏损4.49亿元,同比下降2162.98%,而人人乐净亏损3.09亿元,亏损增长31.03%。

为了应对电商带来的挑战,超市开始寻找新的生存之道,而折扣店模式就是其中的一种选择。除了永辉盒马等,其他零售巨头也在拥抱折扣店。

2021年12月,连锁超市品牌家家悦旗下首家会员店在济南弘阳广场正式开业,这也标志着家家悦入局仓储会员店。

据悉,该店中商品售价较常规门店低10%-15%。此后家家悦又陆续在章丘、莱芜、滕州、淄博等城市开店。

2022年下半年,物美在北京门头沟区的一家商场开出折扣店“美淘”,主要销售的是换季商品和未销售完汰换商品。

这些零售商的做法各不相同,有独立店、有店中店,有全场普降,但是他们都认同了折扣这条道路。

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2023-2028年中国折扣商店行业竞争分析及发展前景预测报告》显示,2021年,我国折扣零售行业市场规模达1.62万亿元,近五年CAGR(复合年均增长率)为4%,目前处于扩张期。

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还指出,折扣店将是未来10年发展最快的业态,其复合增长率为5.6%——远远高于大卖场的2.5%,甚至也要高于便利店的5.5%。

折扣零售爆红的背后,是消费逻辑正在发生嬗变。开源证券认为,零售行业折扣化趋势的背后是消费者面对新的经济周期与消费环境,对必选消费品的需求变化,即品质不能下降的前提下,追求最极致的低价满足感。

在侯毅看来,零售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服务能力、差异化能力和价格竞争力,而价格竞争力就是变革的核心目标。据了解,盒马“移山价”期间,爆款产品榴莲千层蛋糕在上海的销量一度同比增长26倍。

不过,实体零售现在还难言转型胜利。文志宏表示,折扣化转型不能一蹴而就,需要经历从局部到全部,从线上到线下的过程。而随着变革逐步驶入深水区,势必会遇到硬骨头。

中国新闻周刊在走访时发现,无论是盒马还是永辉,打折商品集中在标品领域,但蔬菜、水果等生鲜产品打折的较少,而生鲜是实体零售相较于电商最容易做出差异化,也是优势最大的赛道。

文志宏表示,低价是折扣店的招牌,而低价的背后,比拼的是供应链运营能力。如果没有相应供应链的支撑,只是靠牺牲利润换来销售和流量,那么就不会长久,反而可能“饮鸩止渴”。

————万博max体育官网app

返回列表
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