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饮连锁品牌2023:端起“外卖碗”,吃上“下沉饭” -万博max体育官网app

2024-01-27

文:陈小江

来源:响铃说(ID:xiangling0815)

“没想到,蜜雪(蜜雪冰城)能到我们这乡镇来开,我觉得挺意外的。「柏记水饺」也算挺大一品牌,没想到也能来(我们)乡镇”。

谈起不断有连锁品牌进镇开店,黑龙江讷河市拉哈镇上甜啦啦鲜果茶店的商店长,觉得有点不敢相信。

毕竟作为边陲小镇,拉哈镇算是大家眼中再平凡不过的“偏远乡镇”,那里没有大旅游景点,流动人口很少,基本都是当地居民。且镇子很小,按商店长的话说:这个商圈也就10分钟、20分钟就走完了。

去年12月份开的这家甜啦啦店,一开始没想做外卖,觉得麻烦又意义不大,到今年8月才试水上线美团外卖。两个月后,她的想法变了:当初没想到这个外卖能有这么多单,没想到、没想到。

商店长的“没想到”,也是今年餐饮业的两大“新现象”——连锁餐饮品牌在不断下沉,外卖在它们下沉时又向前推了一把。

01

餐饮“新现象”

当北方的商店长感慨万千时,浙江省最东部、舟山群岛最北部的海岛县——嵊泗县,今年6月新开了一家库迪咖啡店,库迪的胡店长对连锁品牌进景区并不意外,他平静地说:前两天,星巴克也来我们这了。

事实上,今年以来不仅有喜茶、星巴克、瑞幸等以往主攻一二线城市的品牌,开始集体下沉「县域市场」。也有蜜雪冰城、杨国福麻辣烫、甜啦啦等主攻下沉市场的品牌,进一步下沉到乡镇市场,2023年也被称为「餐饮品牌下沉年」。

在黑龙江九三垦区开杨国福麻辣烫的杨老板,对此感触很深。据他介绍,当地今年就新开了甜啦啦、蒙牛旗下的牧场能量等连锁品牌店。

不断涌入乡镇的连锁餐饮品牌在争抢蓝海市场同时,也在快速适应新环境,相比大城市,乡镇消费人群更偏老人与小孩,一些新的消费场景也与城市不同。

不久前,70多岁的王大爷,在美团点了份椰奶外卖。当骑手送到时,他正在田梗上休息,这引发了很多网友热议——原来外卖还可以送到田间地头,70多岁的农村老爷爷,也会点外卖喝水果茶。

类似新现象还有很多。比如勤劳的农民,农忙时也不愿意再做饭了,干完一天活回到家,他们宁愿点上外卖。高中生放学前,也会先点个麻辣烫外卖送到家。嵊泗岛的库迪咖啡,有些人哪怕只隔店铺几百米都会点外卖,既方便还能有优惠(包括品牌和平台优惠券等)。

这些新现象,不仅掀开了下沉市场隐藏的巨大餐饮消费需求,让以往在一二线城市杀红眼的餐饮品牌们,纷纷瞄准乡镇等下沉市场。也让大家意识到,乡镇外卖成了品牌加速下沉的推进器。

02

下沉“老阻力”

中国餐饮市场一直有“在大城市做小生意,在小城市做大生意”的说法。相比大城市高房租和高人力成本带来的扩张阻力,下沉市场更适合超级连锁品牌发展,很多超级连锁品牌也是从下沉市场诞生的。

麦肯锡曾发过一份报告预测,我国个人消费规模到2030年将达到65.3万亿元,其中超过66%的增长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、县乡市场等下沉市场。

既然下沉市场这么多“矿”,很多餐饮连锁品牌为何现在才开始集中往下沉?下沉到乡镇?

原因是之前不划算,而商业总是追求效益最大化,既然能在大城市活得很好,又何必要往乡镇去赚“辛苦钱”?因为以老年人和小孩为主的乡镇市场,普遍存在供需连接不足和市场教育过慢的问题。

电商发展也经历过类似困境。拼多多之前,京东和淘宝没少在下沉市场发力,但并未带来质变,就因为这两大问题——快递不够发达,购物体验不好。乡镇老人没下购物软件,也不会用,导致市场教育成本过高。后者是信息与人的连接,即怎么方便买到。前者则是货与人的连接,即买了之后怎么快速送达。

拼多多最后成了,除了价格原因、下沉市场快递配送越来越完善外,核心还是借助微信生态,用熟人裂变的社交电商,快速完成市场教育。如今餐饮连锁品牌开始下沉乡镇,也因为乡镇市场正在变得不同。

首先,大城市变得“更卷”后,倒逼品牌去更下沉的新市场找增量。比如说咖啡赛道的星巴克,在新咖啡品牌不断冲击一二线城市时,除了防守外,星巴克也开始主动进攻“县域市场”。库迪咖啡更是直接杀入下沉的乡镇,据嵊泗岛的库迪咖啡胡店长介绍,光美团外卖,旅游淡季每天都有三四十单,旺季时每天能有七八十单。

其次,乡镇年轻人变多,带来更大的消费潜力。有人说县域经济发展正迎来“返乡就业、返乡创业和告老还乡”三大利好,在乡镇也一样。这些产业链或工厂下沉到乡镇,给乡镇带来更多工作机会。不仅吸引年轻人回乡,更留住一些原本想外出的年轻人,乡镇市场消费需求变多。

最关键的是,乡镇外卖等基础配套的完善,影响了乡镇人的消费理念和生活方式。以美团为例,最近一段时间,持续在乡镇外卖领域发力招商,并推出为合作商提供全程辅导,打造专属成长计划,佣金扶持等政策。这给餐饮连锁品牌解决供需连接不足、市场教育过慢两大“老阻力”提供了新解法。

03

乡镇外卖如何助力连锁餐饮品牌?

“我们外卖正常每天30单左右,节假日会更多一些,大概能占总营收1/3以上吧”,拉哈镇甜啦啦商店长表示,这让原本不做外卖的她连说3个没想到。

这也是外卖给餐饮品牌下沉的第一大助力——在堂食之外打造了第二个增长引擎。

嵊泗岛的库迪咖啡胡店长对此深有感触,他表示当地最难的招人,有时候一两个月都招不到人,尤其是在旅游旺季的时候,更是缺人。所以如果没有外卖平台,自己肯定送不过来,在库迪小程序下的单,当地也只能找顺丰送,但顺丰只送直线三公里之内,再远就不能送了,但外卖平台可以送得更远。

外卖相当于让他“多开了一家店”,既扩大了餐饮品牌的服务范围,也提高了其单位时间的接单容量,从而提升经营效率,带来新增量,让其在乡镇市场快速站稳脚跟。

第二,帮助餐饮品牌扩圈,获取流动新用户。在九三农场,每年秋收会迎来大波拉农货的大车司机。这些走南闯北的司机,到一个地方后,第一时间就是通过美团外卖等看哪有好吃的。而外卖,也成了品牌触达流动用户的窗口。

第三,丰富消费场景,提升品牌老用户消费频次,为品牌赚到“刚需之外的钱”。相比大城市,乡镇住宅多楼梯房、少电梯房,住高层的人因为上下楼不方便抑制了需求,降低了消费频次,外卖的出现,拉高了消费频次,而且越是住得高的人,越爱点外卖。

与此同时,通过外卖,各种美食被送到田间地头,送到远离乡镇中心的工厂,也解决了消费者想吃没时间、品牌想送餐没人力的痛点,提高了品牌出单率。

第四,通过外地习惯用外卖的年轻人带动,品牌在乡镇市场能快速完成市场教育,占领市场和用户心智。

比方说在大城市的人,往往会点「秋天的第一杯奶茶」,但乡镇的老人并不会点,小孩也不会点。但在外卖的年轻人,通过在在线点外卖,给老人和小孩送奶茶时,品牌就自然而然就完成市场教育和渗透,为品牌带来新用户和新增量。再比如说库迪进入嵊泗岛后,早上点一杯咖啡,成了当地很多打工人的标配。

最重要的是,某种程度折叠了“空间和时间”的外卖,不仅通过缩短消费路径,高效廉洁供需两端,让消费者的基础消费需求增加,还因其“便利属性”,为餐饮品牌增加了情绪价值。

哈镇甜啦啦的商店长就表示,“很多大学生、在外务工的人,想给家里人送温暖,就会在外地点秋天的第一杯奶茶(给家人)”。而除了奶茶外,当老人生病不想做饭时,当小孩生日时,以及碰上其它有意义的日子,外地的年起人表达爱意也会通过“点外卖”完成。让消费者在吃饱吃好之外,还与消费者表达爱意、追求便利等潜在情绪相呼应,实现品牌与消费者深层连接。

综上可见,在助力餐饮品牌下沉乡镇市场过程中,乡镇外卖除了像在大城市一样提升品牌获客和经营效率,带来堂食之外的第二增长点,为品牌提供主动下沉的动力外。还在乡镇这个特殊市场,加速消解因基础配套不足导致品牌供需连接不畅,因老人和小孩较多导致市场教育过慢的老难题,降低餐饮品牌下沉乡镇市场所受的阻力。

因此,在餐饮连锁品牌不断下沉的2023年,一边为品牌下沉的增加品牌动力,一边又降低品牌下沉市场阻力的乡镇外卖,正让越来越多的品牌们端起“外卖碗”、吃上“下沉饭”。

————万博max体育官网app

返回列表
To Top